Antonbows | 法國製弓名家 French Bow Makers
法國製弓名家,French Bow Makers

法國製弓名家指南

FRENCH BOW MAKERS

作者 Author:呂元富 (Anton LU)

語言 Language :英文/中文繁體 (English/Chinese)

規格:精裝(Hard Cover)

紙張:銅版紙

開數 :Size 23*32cm

頁數 Pages:320頁 (320 Pages)

標準精裝版: NTD 4000 (台灣免運費)

豪華精裝版(附精美硬殼,燙金書皮): NTD 6000 (台灣免運費)

Price: Standard Edition: 135 USD

Deluxe Edition: 200 USD (Gold gilded cover with hard case). SOLD OUT!

Shipping fee: To North America and most of European area 45 USD

出版日期:2018年四月 (Date of publishment: 2018 April)

訂購 Order

內容簡介

由於對法國弓的熱愛,我先後進入了歐洲的幾個重要製弓工作室,其 中包括在巴黎的Sandrine RAFFIN工作室研習琴弓的維修;在法國圖爾 市的Gilles DUHAUT工作室接受傳統的法國製弓訓練;以及在比利時布 魯塞爾的Pierre GUILLAUME工作室我研習法國弓的鑑定並更進一步探 討其歷史背景。這些大師們為我開了一道鮮為人知的門,讓我在日後研 究重要的私人與博物館珍藏時得以一窺其宗廟之美。

我深感榮幸的在此介紹此書的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法國製弓史 概論",我從歷史背景的角度切入探討法國弓得以蓬勃發展的各項因 素,並闡述巴黎與密爾古兩個地區各個重要學派的發展淵源。第二部分 則以簡潔的文字搭配琴弓的照片來介紹個別的製弓師.第三部分為" 法國弓星級評鑑指南",這是為了讓讀者對法國老弓的市場行情有一 個清晰而簡單的認識而製的簡表。

由於本書的中文及英文都由本人所撰寫,或許眼尖的讀者已經發現 中文與英文的部分不盡完全相同。尤其中文的部分可能有更詳盡的說 明以犒讀者在此特為說明。

My passion for French bows brought me many times to European bow workshops, where I learned bow restoration with Sandrine RAFFIN in Paris, bow making with Gilles DUHAUT in Tours ,France. And expertise of French old bows with Pierre GUILLAUME in Brussels, Belgium. These masters opened for me the narrow gate of bow study which was indispensable for my further studis in numerous prestigious private and

In this book,it would be my greatest honor to share the knowledge of this specific field with the following sequences: the first part “ Overview of French bow making” includes a concise description of the historical backgrounds of French bow evolution as well as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major French bow making schools in Paris and Mirecourt. The second part comprises of chapters of individual maker with corresponding photographs of their work. The third part, “The Star guide to French Bows”, provides the readers a general idea of the market value of each maker.

試讀

法國製弓史概論 呂元富

數個世紀以來,法國名弓一直是全世界提琴演奏家及收藏家共同追求的目標。在此略述法國製弓界歷史背景與主要流派的發展進程。

義大利文藝復興後對法國的影響

如同文藝復興時期其他歐洲國家一樣,法國也為深深折服於義大利藝術家的 成就。法王法蘭西一世(François I ,1494-1547)在1515年進軍義大利後,親身感受到 其偉大的藝術成就,並正式邀請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 1452-1519)到法國為他工作。達文西數年後逝於法國昂布瓦斯(Amboise),他著名的畫作“蒙娜麗莎的微笑” 也因此長留法國了.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裡, 無數的義大利藝術精品及樂器經由 各種管道來到法國, 對法國文化的發展造成極大的影響。

1533年,法蘭西一世安排他的兒子亨利二世 (Henry II)與佛羅倫斯(Florence)麥迪 奇家族的凱薩琳.麥迪奇(Catherine de Médicis)結婚。 由於亨利二世早逝,凱薩琳在1560到1589年間成為掌握實權的攝政王后。她把 大量的義大利藝術品及樂器引進法國宮廷。所以後世稱這段時期為”法國的文藝 復興”。

凱薩琳王后為其子查理九世國王 (Charles IX) 訂製了38支義大利克里蒙納 (Cremona)的安德烈‧阿瑪蒂(Andrea Amati)工作室所製作的提琴.這批琴被稱為” 國王的琴”(Les violins du roi),它們被流傳下來,並長期於法國宮廷中演奏,其中包 括後來路易十四所建的凡爾賽宮。

義大利提琴進入法國與提琴演奏技法的演進

隨著巴黎地區的富裕繁榮與音樂活動的蓬勃發展,越來越多名貴的義大利提 琴自義大利輸往法國.這個趨勢大約始於十六世紀中期,並在十九世紀達到高峰。大量珍貴的義大利提琴主要是經由私人或各種琴商途徑進入法國,其佼佼者 包括卡斯塔涅里家族(Andréa Castagneri),塔里西歐 (Luigi Tarisio) ,夏諾家族(The Chanot family)及維姚姆(J.B.Vuillaume)等著名琴商。

造成這趨勢的原因,一方面是當時提琴在巴黎的價格遠高於義大利,另一方面是, 音樂活動及提琴的演奏技術正在巴黎蓬勃的發展著。1761年聖.色文(Saint-Sevin又名”小拉貝”,, L’abbé le fis)出版了小提琴原理 (The principles of violin)。1769年小提琴家克拉瑪(Wilhelm Cramer)從德國的曼海姆 (Mannheim)來到巴黎,其精彩的演出造成轟動。其所使用的克拉瑪式弓(Cramer stylebow)的弓頭既高且重,它不僅改變了弓感的平衡,也能發出較大的音量,符合 當時越建越大的音樂廳的需要。 1782年,義大利提琴家維奧第(G.B.Viotti)帶著他著名的維奧第式弓(Viotti bow)及史特拉瓦弟(Stradivari)名琴來到巴黎。他在巴黎聖靈音樂廳(Le Concert Spirituel)的演出造成震撼。根據羅倫.葛里耶(Laurent Grillet)的描述,維奧第與圖 爾特兄弟(The Tourte brothers)合作進行琴弓的改良:他們“把弓頭減輕,調整弓桿 弧度並設計出與弓根相應的金屬環”(注)。他所稱的金屬環,也就是現在的金屬半圓 環(ferrule),可以固定馬尾庫端的弓毛。

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但是音樂活動在幾年之後即見復甦。這可以由巴黎 音樂院在1795年即成立而得到印證。十八世紀初,史特拉瓦第與瓜內里(Guarneri) 等名家所製的提琴已臻完美, 被譽為製琴的黃金年代,但是當時所用的琴弓(如柯 賴里式弓, Corelli bow) 以今天的角度來看仍然相當原始(圖)。隨著演奏技法的複雜 化與名琴的普及,當時音樂界正迫切的等待新式琴弓的問世. 巴黎音樂院的小提琴教授如羅德(Pierre Rode),克羅采(Rodolphe Kreutzer),巴約 (Pierre Baillot)及較晚期的馬沙斯(Jacques-FereolMazas)等人都發表了重要的著作, 對現代提琴技法的發展有巨大的貢獻。這些提琴技法的改良與製弓技術的精進所 造成的良性刺激,使得法國在十九世紀初期開啟了現代弓的黃金年代。

圖爾特家族 (The Tourte family)

尼古拉.皮耶.圖爾特(Nicolas Pierre Tourte,又稱圖爾特父親Tourte père),是偉大 的圖爾特製弓家族的第一人。

十八世紀之前,琴弓只被視為像琴盒一般的配件。製弓師的地位根本不受重視。這些琴弓可能在工作室裡由學徒,或委由工作室外的工匠製作。直到圖爾特家族對琴弓進行改良並且專職於製造優良的琴弓後,製弓師才被提升為一個獨立的專職行業。

身兼木工與製琴師的圖爾特父親,早在1740年代便已開始在巴黎的特區之一 聖安東區(Faubourg St-Antoine)製弓. 這些特區不僅稅賦較輕, 更重要的是他們不 受到法國各種工會的嚴格管制, 所以得以相當自由的使用各種工具及材料。這對 於要用到特殊工具如車床,及許多珍貴材料如貴金屬(金與銀)及象牙的製弓師來 說,是極其重要的。

十八世紀在巴黎的這些特區工作的製弓師還包括後來在十五.二十醫院院 區(Quinze-Vingt Hospice)註2*設立工作室的皮耶的長子雷奧納德.圖爾特(Léonard Tourte), 在巴黎聖母院教區(Cloître Notre-Dame)開店的次子弗朗索瓦 (F.X.Tourte),以及聖約翰教堂教區(St.Jean)工作的勒費夫爾(Toussaint Nicolas Germain Lefèvre)等人。圖爾特父親在1740年代便已開始製作箭型弓頭(Pike-head)的巴洛克弓。這些弓的桿 身被鑿上凹槽以減輕重量,但仍能保有原來的強度, 弓桿為外凸(Convex)的弧形。在1750年代以後,弓頭的高度逐漸增加, 而皮耶的長子雷奧納德大約在1760年前後加入工作室的行列.是目前所知法國製弓史上最早的全職製弓師之一。

當德國提琴演奏家克拉瑪在1769年帶著他的"克拉瑪式弓"來到巴黎演出並 造成轟動後,這種弓頭較重的“克拉瑪式弓”很快地受到演奏家們的歡迎。自 1770到1790這二十餘年間,這種弓在市場上的需求相當龐大,而雷奧納德則是 製作克拉瑪式弓的佼佼者。由於他的業務繁忙,使得原本學習製錶的弟弟弗朗索 瓦(F.X.Tourte)約於1770年代開始協助他製弓。兩兄弟在十五.二十醫院特區的工 作室可能待到1780年這個特區關閉為止。他們後來搬到塞納河畔的樂高爾廣場 (Place de l’École)。

雷奧納德把弓桿弧度降低, 由外凸(Convex)轉為水平甚至有點內凹(Concave), 讓弓頭到弓根的操控性都變得相當平順,使得演奏性大幅提升。此後,他們越來越 廣泛的使用由巴西進口的柏南布哥木(Pernambuco)。這種木頭雖然比其他的進口 木料昂貴許多, 但是具備許多優點:強度優異,反應靈敏, 密度理想,弓桿不易變形 及美觀等,使它成為極佳的製弓材料. 象牙也常被雷奧納德拿來製作馬尾庫與旋 鈕。 由這些昂貴材料的頻繁使用,可以推知他的生意應該頗佳。可惜的是,法國 大革命在1789年爆發, 雷奧納德很可能因為與貴族的關係密切而受到迫害。 在隨 後的恐怖統治期間,他銷聲匿跡了許多年,這段期間他有可能隱身起來工作。他的 作品在幾年之後才在市場上重新出現。

重現江湖之後,雷奧納德製作較多的現代弓,風格與弟弟的作品相近。此時的 他,可能因為健康因素, 產量相較於大革命前已大幅減少. 他大約在1807年過世, 不僅為後世留下了許多極優異的克拉瑪式弓與現代弓,也為弟弟弗朗索瓦奠定良 好的基礎,使後者得以成為史上最偉大的製弓師。